包拯的这个儿子“有青天之遗风,无青天之才干”

01北宋神宗年间,浙江宁波人陆云忠官居上柱国左班丞相。妻赵氏为一品诰命夫人,生下一子二女,长女嫁给开国功臣高怀德之后、潼关东平王高勇,世袭封王。

包拯的这个儿子“有青天之遗风,无青天之才干”

01

北宋神宗年间,浙江宁波人陆云忠官居上柱国左班丞相。

年已七十仍为朝廷倚重。

妻赵氏为一品诰命夫人,生下一子二女,长女嫁给开国功臣高怀德之后、潼关东平王高勇,世袭封王。

次女被选入宫为正宫娘娘。

十六岁的公子陆凤阳还是个光棍,原因是他们家太显贵,暂时未找到门当户对的。

陆公子从小就爱习武,加上名师指教,小小年纪便武艺出众,专爱收拾强横,母亲怕他惹出大祸,便想交给他父亲管教。

一天,母亲把陆凤阳叫到身边说,儿啊,你父亲回朝已经十多年了,难道你不挂念他年纪大了?

你整天在家招灾惹祸,得罪了不少人,娘担心你遭报复,不如还朝省亲,去侍奉你老爸,也跟你老爸学点辅国临民的本事,将来好报效国家,娘看今天就是个黄道吉日,你就即日启程如何?

陆凤阳大喜道,儿子早有此意,只是考虑到母亲无人侍奉,母亲既有此意,孩儿自当遵命。

陆凤阳当即吩咐家人小心服侍太老夫人,带上家丁二十人,辞别母亲,上马赴京。

大约三十天后,陆凤阳一行来到潼关,见了姐夫和姐姐,姐夫见他乌云盖额,气色朦朦,不利远出,不然很可能灾凶不免,劝他呆上百日再去京城,陆凤阳听完大笑,你那是封建迷信,我才不信呢!

姐姐也劝他说,贤弟你为人性烈心粗,你姐夫虽为武职,但曾得高人秘诀,善于相面,之前屡有应验,你就听你姐夫的,在这里住上百日再走。

陆凤阳赴京心切,加上为人倔强,怎么劝也劝不住,在潼关住了几天就走了。

02

又是一路夜宿晓行,几十天后到达汴梁。

刚进汴梁城,陆凤阳就见三五成群的百姓在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,某某某“目无王法”,他停下来问一位老人怎么回事,老人说看来客官不是本地人,到此是来求名还是经商?

陆凤阳说都不是,他是来探亲的,老人说既然如此,跟你说说也无妨。

老人说你知道右班丞相庞思忠吗,他有个公子名叫庞云彪。

乃西宫国舅,时常仗势欺人,危害百姓,此地有个秀才叫王昭,妻子早逝,只有一个独生女儿,名叫玉兰,貌美如花,在门口买针线时被庞公子看见,那小子顿起淫心,强迫她做十六房小妾,王秀才不肯,庞公子就带来十多个家奴,把他女儿抢走,还打伤了王秀才,你说还有没有王法?

陆凤阳大怒,问明去路,上马加鞭就追,没多久就追上了,大喊“庞国舅请留步”。

喊罢翻身下马,庞云彪刚回头,就马失前蹄摔下马来,顿时大怒,你是何人,竟敢对庞爷我大呼小叫,可恶至极!

陆凤阳朝他拱拱手,你身为皇亲国戚、公侯之子,理应遵纪守法,为何仗势欺压百姓,强抢民女?

难道不怕朝廷责怪令尊大人治家不严之罪吗?

庞云彪破口大骂,哪里冒出来的野种,王昭是你爹还是你爷?

竟敢冲撞老子,活得不耐烦了吧!

陆凤阳说我与王昭非亲非故,路见不平而已,你若识时务,就放了那女子,不然后果自负!

庞云彪厉声说王昭欠我三百两金子,自愿把女儿送给我做妾,你这个不知死活的狗子竟敢来管闲事,看来不要你狗命,不知国舅爷手段,说着朝陆凤阳扑过去,陆凤阳身子一低,双手一托,庞云彪跌出一丈多远,脑袋正好撞在一块大石头上,脑浆迸出而死。

03

庞府一众家丁见主子顷刻之间死于非命,大呼小叫围上来,要抓陆凤阳回府,却被陆凤阳打得纷纷倒地,跌得头破血流,陆府家人见公子动手,也来助阵,庞府家人自知不是对手,只敢大喝,你们是什么人,竟敢打死我家三国舅?

敢报上狗名吗?

陆凤阳心想,此事若不说明,恐怕会连累这里的百姓,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,岂能连累无辜之人?

于是大声说道,尔等奴才听仔细了,我不是别人,乃当朝首相陆大人公子陆凤阳,正宫娘娘国舅爷是也,说罢与家丁们催马飞奔而去。

庞府家人哪里敢追,一半守着主子尸首,一半回府报信去了,王秀才也急忙带着女儿回家去了。

庞府家丁飞奔回到相府,还没进门就开始叫喊,老太师不好了,三国舅爷被陆丞相之子陆凤阳打死了,庞思忠闻言,大叫一声,昏迷倒地。

这奸相生有三子,长子庞云雄,次子庞云勇,被打死的是三子庞云彪,老大老二一文一武,老大是个翰林,老二官拜殿前指挥,闻听噩耗,双双奔出抢救父亲。

庞相醒后大骂,陆云忠你这个混蛋,竟然纵子行凶,打死我儿,我姓庞的绝不甘休!

一面令家丁去抬回三公子尸首,一面命家丁备轿,当即前往陆府讨说法。

再说陆凤阳,父亲见到他自然非常高兴,可是没多久,陆丞相就发现儿子脸上似有怒色,而且好像还有心事,问他为何怒容满面,是不是路上与人生事?

陆凤阳不敢说实话,故作轻松地说什么事也没有,二十多名家丁叩见时,陆丞相再次盘问,家丁们也是一概否认,异口同声地说什么事也没有,陆丞相依然疑惑不定,心想暂时不管他,待晚上好好问个明白。

包拯的这个儿子“有青天之遗风,无青天之才干”

04

陆丞相刚打发儿子去休息,候堂官就来报告说庞太师来拜,陆丞相脱口而出,我与这个老奸臣虽为一殿之臣,但素来并无瓜葛,如今他突然来拜,肯定没好事,说罢立即吩咐乐队奏乐,大开中门迎接。

两位丞相衣冠相见,陆家家人献茶,庞丞相满脸怒容地说,别说是茶,龙肝凤胆也吃不下去,陆丞相闻言一惊,心想果然木有好事,开口问道,老太师大驾光临,不知有何见教?

庞丞相说,在下哪敢轻易惊动老太师,只因犬子在街上不下马回避,就被令公子动手打死,在下特来请教老太师如何公断!

好不容易将庞太师打发走,陆丞相来到书房,大喝一声,一巴掌打在儿子脸上,你这个畜生,瞧你干的好事,你一进门,老子就发现你神色不对,你却将我隐瞒,如打死其他人,问题还不大,知不知道你打死的是西宫爱弟?即便将你千刀万剐,为父也逃不了治家不严之罪,没想到老夫年至古稀,位极人臣,竟然遭此飞来横祸,你给老子老实交代,到底如何将他打死的?

经过了解,陆丞相方知儿子是为救民女,失手将庞家老三打死,但依然怒气冲冲,大胆畜生,王秀才是你爹还是你爷,值得你为他出头?这奸臣爱子如命,宫里又有女儿做后盾,岂肯善罢甘休?

为父也不跟你啰嗦,明天押你上朝,但凭圣上公断!

众幕僚闻言,一齐在陆丞相面前跪下,太师千万不能将国舅押捆上朝啊,即使圣上欲开恩,怎奈满朝大奸权臣,多半都是庞太师的党羽,假如有意为难,难免忠良一脉不留,太师不如把公子放走,明日上朝,弹劾奸臣纵子不法,强抢民女…

陆丞相打断幕僚们的话,诸位请起,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老夫身为宰辅,又是三朝元老,还是托孤大臣,岂能因私而置法律于不顾,带头坏了玉章?各位所言断断不可!明天且将儿子押上朝廷,任凭圣上发落,老夫就是死,也不能破坏君法规条,假如我儿能逃过一劫,还望众位扶持,老夫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。

05

次日一早,陆丞相就押了儿子上朝,众文武已知其事,个个心惊胆战。

天子登銮,文武大臣进见,各官无事,只庞太师启奏要替儿子伸冤一折,天子阅后一惊,心想两位都是皇亲国戚,叫朕如何处分?陆凤阳那小子如此强狠,若不追究,庞思忠岂能罢休?

想到这里,神宗说道,杀人偿命,理所当然,且将陆凤阳押出西郊处斩。

话音刚落,只见班中闪出两位三朝元老重臣,齐呼刀下留人!

其中一位是司马光,官居太傅,另一位是韩琦,官居枢密使,两人齐奏:

陆太师一生刚正,忠君爱民,位居宰辅,世沐皇恩,皇家内戚,单生一子。只求圣上谅情,体念忠良一脉。况今清浊未分,犹恐内有委曲,即误屈杀忠良少子矣。伏望圣上准臣所奏,发交臣下审询明白,方可定案。

两位重量级人物保奏,庞太师尽管怒气冲冲,却不敢言,天子说两位爱卿言之有理,那就发送开封府尹审理,限其三天定案,不许徇私枉法,有意包庇。

退朝后,群臣散去,陆凤阳被押送开封府候审。

06

开封府尹姓包名贵,字廷昭,庐州人,二甲进士出身,包拯之子(一说继子)。

从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起,包府尹就感到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,但当陆公子被押到后,他还是立即把他引至后堂,请他下坐,陆公子却说他是犯人,哪里敢坐,包爷冷笑道,国舅爷既是公侯之子,又是皇亲国戚,下官岂敢怠慢,你还是坐下吧,陆公子说声斗胆,这才坐下。

陆公子坐下后,包爷才进入正题,开口问道,你家与庞家都是皇亲,为何庞公子未下马回避,国舅就把他殴打致死?

下官不知详情,还请国舅告知。

陆公子说,什么下马回避,完全是庞太师捏造,事实是庞云彪强抢民女,陆某劝他收手,他不但不收手,还恶语谩骂,并欲置陆某于死地,陆某自卫时出手略重,至其头撞石块而死,庞太师上本捏造下马回避情节,实乃诬告,还望老爷查明真相,秉公明断。

包爷叹口气说,那庞云彪平时作恶多端,扰害百姓,本府多次想拿他问罪,怎奈官卑职小,即使把他抓了,也难以惩处,没想到今日又犯强抢民女之罪,撞死巨石之下,也算是天眼昭昭,应得的报应,京城从此少了一只猛虎恶狼,陆公子放心,下官即使不要头上这顶乌纱,也要秉公而断,绝不徇私,有屈忠良之子。

包爷说完,当即手书一纸拜会帖与庞太师,要庞云彪三五个随从到案对质。

包拯的这个儿子“有青天之遗风,无青天之才干”

07

没想到,当家丁拿着拜会帖领命而去,对庞太师道明来意,却被对方臭骂一顿:“你们这些不懂规矩的东西,岂不知宰相家人知府职,你家老爷有什么资格审我家仆人?简直是白日做梦!回去告诉你家老爷,叫他别管我儿是否有理,只管将陆凤阳那狗子行凶打死我儿定罪复旨,倘若圣上怪罪,自有老夫担当,结案之后你家老爷自有好处,否则别说乌纱不保,恐怕小命也难保!”

包爷家丁挨了辱骂,却不敢还嘴,带怒而回,一一告知包爷,包爷怒目圆睁:“老奸贼纵子行凶,还口出狂言,将我恐吓,我岂是吓大的!其他官员怕你,我姓包的可不怕,想要本官包庇你这奸贼狗子,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!”

包府尹说罢,立即命人去带王秀才来对供,差役领命而去,不久将王秀才带到外堂。

陆公子也要出来,却被包府尹拦住:“国舅请回书房,你不用对供,此事在下已明白七八分,在下之所以把王秀才叫来,只是想证实确有其事,好照供上本。”

陆公子点头称谢,退回书房。

包府尹随后升堂,令王秀才照实说来,王秀才将那天发生之事,原原本本讲了一遍,包爷听了点点头,又问王秀才是不是本省人氏,住宅是自置的还是租的,王秀才回答说他原籍湖北襄阳,但居汴京已经三代,他除了读书没有别的本事,因此家中穷困,借住在昔日一同学家中。

包爷长叹一声,贫寒秀才够可怜的了,没想到还受此欺凌,如今你也不要在汴京逗留了,本府赠你白金五十两,你和女儿回襄阳老家去吧,免受庞贼暗害,千万不要耽误,马上就走,不然就难以走脱了。

王秀才连连称谢,受了五十两白金,回去后立即带女儿回老家去了。

08

王秀才走后,包爷接到西宫娘娘(也就是庞太师之女)懿旨,要他将陆国舅屈打成招,只要他承认打死其爱弟,不许提什么王秀才女儿等情节,破案之后,她自然会让他飞黄腾达,一辈子高官厚禄,若不遵旨,叫他死无葬身之地!

包爷看罢庞娘娘懿旨,虽然内心极其愤怒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打发内监回去复命。

没多久,正宫娘娘(也就是陆丞相之女)的懿旨也到了,要他秉公办理,不得难为陆国舅。

包爷看罢,对传懿旨的陈公公说,下官自会公断,不需国母挂怀。

陈公公离开后,包爷陷入沉思,想来如今满朝奸佞,自己又官卑职小,皇上把如此重案交给我,这不是让我为难吗?

那陆太师三朝元老,为人正派,刚直不阿,满门忠良,我岂能害他绝后?

倘若公审,据实上复圣上,不但扳不倒庞太师那奸贼,还会反受其害,若不据实上复,将陆公子屈打成招,我于心何忍?又有何面目见先祖于地下?

看来只有如此如此,才不会给先祖丢脸。

次日一早,包爷即吩咐夫人李氏收拾行李,马上回归江南,夫人吓了一跳,惊问何故,包爷说下官接了个棘手的重案,事关正宫、西宫两国舅,弄不好性命难保,所以特叫你与儿女三人回归老家,隐姓埋名,为咱包家留个后。

得知内情,夫人哭着对他说,老爷为官十多年,难道还不知进退?如今奸佞满朝,顺之者昌逆之者亡,不如昧一回良心,安稳做官,管他什么陆国舅冤不冤。

包爷生气地说,你一个女流之辈,怎晓得忠义留千古?我若害了忠良之子,岂不是坏了我包家先祖英名?说罢把五岁儿子和三岁女儿抱在怀里,亲了又亲,又吩咐夫人,你回江南后千万不要回老家庐州,且往扬州入籍,更不要说我是你丈夫,切记,切记!

09

夫人泪如雨下:“听老爷的意思,想必打算以死尽忠报国,可是咱们的孩子这么小,今后怎么办?”

包爷说一入官场便身不由己,连这副微躯都不是自己的,我存有俸资六百两,你带走三百两,回去做点小本生意,与儿女度日,其余三百两,我要送给陆国舅逃难,你赶紧收拾收拾,即日启程,不得有误!

夫人见他心意已决,再说也无用,便含泪收拾行李,带上家人、使女,与丈夫洒泪而别。

当天晚上,包爷在后堂安排晚膳,请陆公子同用,席间陆公子问他这两天为何不开堂审问,包爷说此事不用审了,然后与陆公子说了一些闲话。

用罢晚膳,包爷才对陆公子说,国舅爷,下官主意已定,请您务必照办,我有白金三百两,请国舅收下,待到四更一过,城门一开,您就赶快逃走!

陆公子大吃一惊,老爷想干什么?陆某断难从命,我一人犯罪一人当,老爷若把我放走,圣上责怪,奸相岂肯善罢甘休,恩官一命休矣,我若逃走,不但会连累你,还会连累家父,断断不可,断断不可!

包爷说,陆公子请放心,下官已将庞贼恶行疏成奏本,皇上英明,只会恨奸贼纵子害民,必然不会追究你逃走之事,令尊大人也就没事了,若你不听我言,你父子二人都会被奸贼所害,若你家绝后,岂不是你的大不孝吗!

陆公子见包爷心意已决,含泪问他“令公子有几人”,包爷叫他不必担心,家眷已打发回江南,再无顾虑,陆公子泪如雨下,“包爷大恩大德,容当后报,请受陆某一拜”,说罢磕头下跪,包爷连忙扶起。

陆公子含泪说道,今日蒙恩官放我逃生,将来若有报仇之日,陆某定要访着令公子,结为生死手足之交,绝不会忘恩负义,包爷说国舅若有此举,下官就可含笑九泉了。

不知不觉到了四更,包爷催陆公子改装出城,陆公子又磕了一个头,含泪而别。

陆公子逃走后,一位老家人跪着劝包爷,老爷仗义放走陆国舅,明日如何向圣上交代?庞丞相怎肯罢休?老奴拙见,老爷干脆也弃官逃走,从此隐姓埋名,方能保全性命。

包爷说,你所言极是,可是那样的话,本官就是不忠,岂不坏了我包家世代英名?何况只有本官死了,才不会连累同宗亲属,我死后,你收拾剩余家资,回老家去吧,老仆含泪点头。

不觉到了次日,也就是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,包爷于三更时分换了朝服,净手焚香,将奏本放在桌上,吞金而亡…

"包拯的这个儿子“有青天之遗风,无青天之才干”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