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总司令的饮食趣闻

“常有人误以为我也是伙夫” 朱德总司令有一个习惯,每到一地,只要条件许可,总是先去看望伙夫。对此,朱德常在事后进行这样的解释:“国民党军队最底层是伙夫、背夫,所以我们应该首先看望伙夫、背夫。

欢迎大家阅读“景德镇南河公安”头条号。如果您喜欢本头条号发布的文章,还可点击左上角关注我的头条号,每天都有精彩文章推荐


朱总司令的饮食趣闻


“常有人误以为我也是伙夫”

 朱德总司令有一个习惯,每到一地,只要条件许可,总是先去看望伙夫(厨师)。这是他在红军时代,甚至还要早些时候就已养成的习惯。对此,朱德常在事后进行这样的解释:“国民党军队最底层是伙夫、背夫,所以我们应该首先看望伙夫、背夫。我在旧军队时就是这样,常有人误以为我也是伙夫。”

这种“误以为”,也常常帮了朱德的大忙,红军时期,朱德多次在危境中以伙夫的身份,混过国民党兵的盘查,化险为夷!

总司令尊重伙夫,关心伙夫,在敌人面前成功地扮演伙夫,只要和伙夫们在一起,他两眼便更有光彩,喉咙也更加响亮,还能少有地表现出激动和热烈,屋子里很快就会响起开心悦意的哈哈大笑。尽管这样,朱德从来没有向伙夫提出过特殊的饮食要求。

朱总司令的饮食趣闻


1969年,出于备战的考虑,朱德、李富春、张鼎承等一批老干部被“疏散”到广东从化县的一个小岛。朱德夫人康克清也随之而至。在这里召开的一次党支部生活会上,有人提出对食品供应不大满意时,康克清提议:“大家都是从井岗山下来的,怎么忘了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呢?”她的意思是,这里有很好的食物资源:山上有蘑菇又有蛇。可是,这个提议,却让广州军区的管理人员忧之又忧:这两样东西都沾个“毒”字,一个是毒蘑,一个是毒蛇,太危险了!

好在正如康克清所说,“都是从井冈山下来的”,还有陈伯钧、周士弟等老将军的夫人,都是胆大心细的打蛇积极分子。把院子里的蛇抓光了,就到山上去抓,吃蛇肉,改善生活。采蘑菇、吃蘑菇,则由既懂书本知识又有实践经验的人士担任“识蘑顾问”。这样一来,防范在先,也是有备无患。

所有这些吃的东西,朱德都来者不拒,还是他的那个老原则:“再好吃的东西也不多吃,再难吃的东西也不少吃。”

“你给做什么,他就吃什么。”朱德身边工作人员用这句简短的话,准确地概括了朱德与厨师的关系。

朱总司令的饮食趣闻


长征路上吃蹄筋

在长征过草地时,红军带的粮食快吃光了,朱德总司令也和战士们一样,吃野菜,嚼草根。有一天下午,到达宿营地之后,朱德仍顾不得休息,去检查战士的吃住情况,路上发现了一些牛蹄、马蹄,他便蹲下身子,对这些蹄子进行仔细地查看,然后对身边的警卫员说:“看样子是不久前通过的先头部队扔掉的。好东西,带回去,把里面的筋蹄抽出来,加工一下,就是一顿美餐,足可以给战士们改善一次生活了!”接着,他又手把手地教警卫员怎样加工。

这意外的美食发现和学到的烹饪加工技术,让警卫员感到十分惊喜。他们收拾起那些牛蹄、马蹄,找到炊事员,按照刚才学会的方法进行加工。先把蹄子放到火上烤,再放到水里煮,然后把蹄子剖开,再把里面的蹄筋抽出来。蹄筋加工好了,按照警卫员的意见,炊事员拿出一部分放到大家吃的汤锅里调味,留下一点给朱总司令熬上一碗野菜蹄筋汤。

开饭时,炊事员刚把这碗“高汤”端上餐桌,朱德就闻到了蹄筋诱人的香味,乐呵呵地说:“好香啊!”说着,拿起筷子就准备吃,可他看到这碗里有那么多蹄筋时,关切地向炊事员询问:“大伙儿都吃了没有?”

炊事员见朱德将拿起的筷子又放下,一脸疑惑之色,便猜到了他的心事,连忙解释说:“大家都尝过了,这是您的一份,你快趁热吃了吧!”警卫员也在一旁催促:“总司令,你就快趁热吃吧。”

“小鬼,蹄筋本来不多,给我一人这么多,我怎么能吃得下嘛!来,把这碗蹄筋给运输员老马送去。运输员比我们更辛苦,更劳累,应该给他们照顾。”没等警卫员反应过来,碗已经放到他手上了。


“再这样搞,我要‘罢吃’了”

朱德,德高望重,是我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。1976年,朱德病逝于北京,享年90岁。朱德戎马一生,到了晚年,十分注重“运动健身”,他曾与老战友董必武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是‘书法健身’,我是‘运动健身’,我们比一比么。”结果,比朱德大一岁的董必武早一年逝世,他们都是90岁高龄。

朱德得以长寿,除了“运动贵有恒”,还与他的“饮食贵有节”不无关系。

1956年3月,朱德来到云南省昆明市视察工作时,云南省的领导同志告诉宾馆负责人,一定要把朱德的生活安排好。在朱德住进宾馆的前几天,厨师们试做一些比较清淡的菜,朱德每顿都吃得很香,称赞这些菜新鲜可口。

正在这时,省里来人检查工作,却发现了问题:朱德每天的伙食费用,大大低于接待标准。于是,便向宾馆提出严格要求:迅速提高伙食标准。省里来的人还与厨师直接对话:“你们看什么菜营养价值高,比较适合老年人的口味?”

 “燕窝、银耳,这些胶质较高的食物,比较合适。”厨师回答。

“那好,从明天起,就改做这一类菜。”省里来的人语气坚决。

第二天,一碗“燕窝煮鸽蛋”端上了朱德的餐桌。朱德一看不对劲,便让服务员立即把管理员找来。平日里和蔼可亲的朱老总见了管理员,一脸的严肃,批评道:“我现在吃的已经很不错了,谁让你们还给弄这些东西?”

管理员急忙解释说:“是省里的同志担心不能保证你的营养,指示我们这样做的。”

朱德听了,心里想,这既然是省里的意见,就不好责怪下面的同志了,便放缓了语气,说:“既然这样,这道菜的钱,我付了。下次你们要是再这样搞,我可就要‘罢吃’了。”

以后的几天,朱德的餐桌上,没有了燕窝、银耳之类的名贵菜肴,大多是“拌香椿芽”、“肉丝炒豌豆”、“金雀花炒鸡蛋”、“青蚕豆焖米饭”之类的家常饭菜。

这样家常饭菜,朱德每次都吃得很高兴,还说:“真是别有风味,就这样吃,最好!”


文章来源:电视记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。

声明: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,谢谢!

"朱总司令的饮食趣闻"的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