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贫基金1周年报告单 马云分享的“脱穷”是什么

一年前,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成立时,备齐100亿元,由马云担任基金主席,蔡崇信、彭蕾、张勇、井贤栋4人担任基金副主席,阿里巴巴党委书记邵晓锋任基金秘书长。马...

2019-01-11 17:05 | 浙江新闻客户端 | 评论员 刘雪松

脱贫基金1周年报告单 马云分享的“脱穷”是什么

一年前,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成立时,备齐100亿元,由马云担任基金主席,蔡崇信、彭蕾、张勇、井贤栋4人担任基金副主席,阿里巴巴党委书记邵晓锋任基金秘书长。马云表示,“脱贫要成为考核工作的KPI”。

阿里脱贫基金100亿元起步,不算少。但是对于整个中国脱贫攻坚来说,却是杯水车薪。而今一年过去,阿里兑现了多少?100亿砸出了多大的浪花?很多人可能把这一年前的事情,当成说过、也就算过了。然而1月10日,马云还是郑重其事地带着阿里巴巴技术脱贫团队来到河北,交出了一年来的成绩报告单——

这一年里,全国600多个贫困村通过电商脱贫成为了淘宝村,国家级贫困县在阿里平台的销售额超过630亿元,其中超过100个贫困县网络销售额超过1亿元。全国有超过425万人次建档立卡贫困户获得了健康保险保障,近17万名贫困县的女性获教育生育健康险,同时近27万贫困地区青年接受职业培训。此外,蚂蚁森林在沙漠植树 76万亩,创造了18万人次的绿色就业岗位。

阿里100亿元,若是授予人以鱼的济贫,贫困人口受益有限。阿里试图开拓一条由互联网共享与互联,为脱贫构建的一条人人可以参与的路径,以期撬动千亿、万亿的协同效应。诚如马云在大会现场所说,“贫是物质贫乏,穷是缺乏希望。脱贫,更要脱穷。只有充满希望,才能走向致富。”马云说,阿里现在做的只是从0到1的第一步,更多的N在未来。

扶贫先扶希望。而抵达希望之路,需要基于传统扶贫、脱贫攻坚的现代科技介入。阿里给的是“渔”,是方法论,更是把贫困地区人口摆脱贫困的互联网基础框架构建起来,让贫困地区的普通人、尤其年轻人,能够与“脱贫”政策靠到零距离的方位,让上亿普通人参与到脱贫事业中,并且都能在这项事业中体验到利益与精神的获得感。从这个意义来说,阿里的脱贫路径是互利的,不是单一的施与舍、承与纳,而是一种生活方式。这是阿里将“充满希望”视作“脱穷”、视作比物质贫乏更重要的实践认知。

贫困地区的人口“充满希望”,才能有一种“够得着”的现实感、主动性。而人人可以参与的“脱穷”路径,又让贫困人口与普通人群搭起了互动、互助、共通、共享的桥梁。它使得扶贫由“单向”走向了“双向”,由被动的“受”变成了主动的“对接”。这种从实践中来的脱贫创新思路,来自于阿里技术优势,更来自阿里经济体领军人物的志同、道同、协同。

阿里将脱贫列入先富起来的这一部分人KPI考核指标,不是“军令如山倒”的强制,而是“一言九鼎”的承诺,是自身监督与接受全社会监督的一种特殊检验方式。这一年,阿里帮助贫困地区脱贫,形成了以马云乡村教育系列计划为代表的教育脱贫、以蚂蚁森林为特征的生态脱贫、以女性保险为抓手的女性脱贫等等一系列协同化脱贫体系。有短线,有长线;有单项,有综合。而这些脱贫举措,无不充满互联网高科技的特征,充满着“渔”的属性。

阿里脱贫基金会介绍,过去一年,阿里巴巴有数百位工程师和产品经理,在乡村待的时间比在杭州的时间还要多,他们的足迹遍布中国上百个贫困县。事实也证明,当脱贫遇到高科技,从“1到N”的效应就会显现——阿里云IoT技术在内蒙古巴林右旗将一片贫瘠的土地改造成塞上江南;河北农村地区的村民在支付宝上就能预约无人机喷洒农药;在陕西试点的“ET农业大脑”则可以分析果园浇水、施肥等数据,提出种植建议,可以帮助果农节省管理成本……

100亿元,离千亿、万亿元的效应,某种意义就是贫困地区人口从脱贫、到脱穷、到抵达看到的希望之间的距离和效应。让贫困人口触手碰到希望,才能触到致富的门道。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发展到今天,不论规模还是资本,这条道上有的是发力的空间。

"脱贫基金1周年报告单 马云分享的“脱穷”是什么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